Simon

一个精分逗比慢热型写手,coser,学生狗,不定时更文,文风不定,三观略不正,懒癌早期。
偶尔会写一下乱七八糟的东西,轻微恶趣味,冷cp爱好者。

【楼秋】我不玩荣耀,我不是叶秋!

⊙发生在叶修第二次宣布退役做国家队领队的时候。。。会有一些不太重要的原创人物。。刚刚被吞了。。。再次试试。新人写手多多指教。。。
06
animals看起来和普通酒吧的内部结构没什么区别:中间是吧台,旁边四处分布着一些桌椅和沙发,一个不太大的舞池。要说唯一的区别就是这里比杰尔酒吧要安静得多,也没有那么多人。
叶秋带着楼冠宁到吧台前坐下,点了一杯伏特加,转身问楼冠宁要喝些什么。楼冠宁正在纠结,因为自己并不是太会喝酒,但又不好意思拒绝,就只能硬着头皮点了一杯玛格丽特。
不一会酒保把酒调好了,放到吧台上,叶秋在跟楼冠宁讲着animals的事情。通过叶秋的话楼冠宁知道animals是一个内部酒吧,只有由内部人员介绍拿着信物才能进入,但这家酒吧的实质大概就是有钱或者有门路的人互相交往或者约炮用的,虽然楼冠宁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私生活,但是看到叶秋面不改色的说着这些,想到叶秋以前可能经常来这个地方做些什么的时候楼冠宁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正在叶秋和楼冠宁交谈的时候有两个人走到吧台这边,点了一杯火焰鸡尾酒和一杯白兰地之后做到了叶秋他们旁边。其中一人金色的头发随意搭在肩上,黑色的镜框下面是一对浅灰色的桃花眼,左眼角有颗泪痣,略薄的唇上带着一丝笑意,黑色的圆领T恤微微露出锁骨袖子微微挽起,黑色的漏洞牛仔裤隐约露出白皙的皮肤和棕色的皮鞋显得有些俏皮;另一个人留着利落的黑色短发,狭长蓝色的丹凤眼流露出一丝冷漠,右眼角有颗泪痣,黑白条纹的V字领T恤,浅色牛仔裤配着棕红色马丁靴,仔细看竟会发现两人的长相异常相似但两个人却给人一种分不出来性别的感觉。两人坐在叶秋身边以后打量了一下叶秋互相对视了一眼,拿着酒杯走到叶秋面前。
        “你是Andre吧。”金发的人声音听起来软软的,透着一丝懒散。Andre是叶秋在酒吧玩的时候的常用名,叶秋一听就暗觉不好,要是在楼冠宁面前被人人出来可就不好了,但是在animals里每个人的信物都是独一无二的,看到那两个人看了自己的指环好几眼也就只能承认了。
         “嗯,我是。。请问两位是。。。”金发的人听到叶秋的回答愣了一下,两人对视,无奈的笑笑。“Andre居然不认识我们了呐,那就再次自我介绍一下好了。”金发的人眯起桃花眼露出笑容:“我是泽,叫我阿泽就好,那位表情看起来有些冷漠的是我的双胞胎姐姐沼,别看她表情那么冷漠,其实是个好人呢。”沼听到泽后面的那句话不禁皱了皱眉头,低头喝了口酒。
        “这回想起我们了吧。”沼直视着叶秋的眼睛,叶秋想起来了当初就是他们姐弟邀请自己来的animals,这两个人是他在酒吧认识的唯一可以走心而不是走肾的朋友。
         “想起来了,我这不是好久没在B市待着了吗。最近怎么样?”叶秋和姐弟二人感情很好,不过他离开B市好多年,这两人样子也变了不少。叶秋起身拥抱了一下二人,转身向楼冠宁介绍他们。
        “这是这家酒吧老板的孩子,阿泽和阿沼。这是我带来的人Oriel。”楼冠宁知道来这里需要起个别名,叶秋却给他擅自起了个名字,但他却没有那么不快。沼泽姐弟俩闹内却在不断思考,叶秋是从来不会带人来的,那么只能说明带来的人对他来说很重要;那个人被叫Oriel的时候明显没反应过来,说明这一定是Andre临时起的,Oriel的意思好像有命运天使的意思,那么只能说明这个人是被Andre看中的人;这个人到酒吧点的是玛格丽特却没喝几口,那么。。。姐弟二人看破了叶秋的心思,向往常一样展开助攻。
       “既然是Andre的朋友,那就是我们的朋友,不如我们到那边沙发坐着聊吧。”看楼冠宁点点头,叶秋也同意了。
沼泽姐弟把两人带到一个黑色碎皮沙发附近坐下,又点了几瓶葡萄酒和红酒。酒刚被倒到高脚杯里,沙发上酒多了几个穿着服务生衣服的男男女女,楼冠宁虽然不明确这几个人的用意,但从那几个人倒酒是故意在自己身上的触碰便也能才出三三两两。
几杯葡萄酒下肚楼冠宁的神智就不太清晰了,对于身边故意用胸蹭着自己的女人也感到不快忍不住皱皱眉。叶秋好像看出了这点,告诉沼泽姐弟先带楼冠宁回去改天再见,姐弟二人虽然有些不舍但看楼冠宁的情况也能理解,三人交换手机号之后叶秋带楼冠宁离开了。傍晚的街道略微有些凉,在路口等了一阵后,叶秋打到车,带楼冠宁到了自己的公寓。
打开门,发现这时候楼冠宁已经睡着了,看着那人的脸上微微带着红晕叶秋忍不住在人唇上轻轻一吻。楼冠宁好像感觉到什么似的低吟一声,叶秋吓了一跳赶紧把楼冠宁抱到卧室里。刚把楼冠宁放到床上,叶秋的手机里收到一条短信,是沼发过来的:
那个人不错,好好珍惜。
叶秋看到短信后笑了笑,沼果然还是面冷心善啊。床上的楼冠宁突然皱了皱眉头,胡乱的扯扯领子,“热。”叶秋看他这般模样便替他解开衬衫的扣子,楼冠宁的身材看起来也不错,仔细欣赏一番后才在床边换衣服。
刚刚把上衣和裤子都脱掉,叶秋突然感觉到好像有谁在拉着自己的手臂,回头一看楼冠宁正用一只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一只手扯住叶秋的手臂。突如其来的力道让叶秋一点防备没有的被拉到了楼冠宁的怀里,叶秋感觉到了从未有的尴尬:一个他刚刚看中的人,醉酒之后,在自己全身脱得只剩内裤的情况下拉着他跨坐在那个人身上。更令他抓狂的是,他居然感觉到身下有什么东西在顶着他。
楼冠宁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事情一样,有些迷离的眼睛里充满了欲/望,他环住叶秋的要,故意把气息呼在叶秋的耳垂上,用胯下的东西隔着几层布料轻轻的撞击着叶秋,用着有些沙哑却充斥着性/欲的声音在叶秋的耳边说:
        “阿秋,帮我弄出来,在你里面。”

ps:这章终于写得多了点。。。没赶上周末更文于是就在周一更了。。。楼少酒后纯属下半身思考,至于为什么会叫叶秋的名字下章会有解释。关于英文名的设定不过是随便编的,酒吧的名字和东西什么的也是随便编的,并不一定存在,要是真的存在纯属是巧合。。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