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on

一个精分逗比慢热型写手,coser,学生狗,不定时更文,文风不定,三观略不正,懒癌早期。
偶尔会写一下乱七八糟的东西,轻微恶趣味,冷cp爱好者。

【楼秋】我不玩荣耀,我不是叶秋!

⊙大概发生在叶修第二次宣布退役做国家队领队的时候。。。叶秋秋: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09
楼冠宁仿佛没有听出叶秋话里特别的意思只是嗅了嗅叶秋身上雄性特有的荷尔蒙的气息,有些歉意的看着叶秋。
        “阿秋我也不是故意打扰你的,这不也是实在没办法吗,我昨晚喝醉了实在说不清。阿锦刚刚睡着了,你先在这简单冲个澡吧。”叶秋摇了摇头,扬了扬手里拿着的纸袋。
        “没事啊,都是兄弟还说什么。不介意在这换个衣服吧?”
        “当然不介意,换下的衣服扔到旁边洗衣机里就行了。”楼冠宁引着叶秋进了浴室,便出去看自家女友去了。
楼冠宁家的浴室结构简单,白色的瓷砖铺在地上,鹅黄色和月白色的小块壁砖在墙上错杂的分布着,浴池上方橙黄色的灯光略显暧昧,叶秋有些失望地摇摇头,楼冠宁也算有情调的人怎么就不明白自己的心思呢。
简单的冲洗过后拿出自己带过来的衣服换上,在镜子里打量自己的模样,叶秋满意的笑笑。刚想走出浴室,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拿出纸袋里的一个小瓶香水,凑到鼻子附近闻闻,然后在身上喷一点,对着镜子调整一下自己的表情这才真正满意的走出去。
做完这一切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方锦秋也已经醒了过来,最近工作的忙碌再加上昨晚担心着楼冠宁也没好好休息,短短一会的休息时间也让她感觉好多了。方锦秋刚从房间里走出来就看到客厅里有个陌生的男人,她第一时间忍住了惊叫的冲动,叫来了楼冠宁。楼冠宁看到客厅里的叶秋也有点惊讶:眼前的人已经不是刚刚站在门口浑身散发着荷尔蒙气息的人,眼前的叶秋穿着水蓝色的衬衫外面套着灰蓝色的针织开衫,下身深蓝色的牛仔裤,脚下是楼冠宁家的黑色家具拖鞋,头上的红发没有像昨天一样用发胶抓起来,而是有些凌乱的搭在额前,眼睛里充满的疲倦和伤感,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个刚刚受过感情伤的清纯少年,楼冠宁突然觉得叶秋这幅样子有些眼熟,但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方锦秋看到面前的人这幅模样也不好意思过度指责,也许是源自于女性特有的母性情怀,方锦秋突然感觉叶秋好可怜。
        “您是楼冠宁的女朋友吧,我是叶秋。那个。。。昨晚的事情实在不好意思,我昨天失恋了,再加上喝多了,就。。。”叶秋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刚刚洗过澡让白皙的脸上有些红晕。这样的叶秋加上这样的说辞让方锦秋不禁同情起叶秋来,她摆摆手,理解了一般让叶秋没再说下去。
         “我明白了,都是兄弟嘛,没什么的,只不过下次可别再拉着我家冠宁去喝酒了哦。对了,我是方锦秋,楼冠宁的女朋友。”方锦秋向叶秋伸出手,叶秋轻轻握了握方锦秋的手,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当红的偶像歌手:
棕色的眼睛,栗子色的长发,傲人的双 峰,精致的身材。嗯,如果不是因为她是楼冠宁的女朋友也许会成为好朋友。
叶秋隐去眼里闪过的异样神色,笑了笑“您的歌我都有听,很好听。”
        “哪里哪里,那些都是工作上的事,今天就不要提了。既然是冠宁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叫我阿锦就好。”
        “嗯,那您就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了。”
        “诶呀,就不要用敬语啦。”
叶秋发现方锦秋其实并不像外界描述的像仙女一样不经世事一尘不染,反而她活泼热情调皮甚至偶尔会开黄腔,这就是所谓的每个人的另一面吧,但是叶秋并不会因为方锦秋和他印象里的不一样而失望,因为他自己更是一个具有多面性的人。
叶秋在方锦秋和楼冠宁的热情招待下吃了晚饭。离开之际,楼冠宁决定送他一程。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阿锦的任性要求也不会麻烦你了。别看阿锦那副模样,其实她挺没有安全感。。。”叶秋摇摇头表示理解,两个人走了一会却一直什么都没说,气氛见透着尴尬。走到十字路口,叶秋转身看着楼冠宁笑着说:
       “不用继续送了,我又不是小女孩,前面就是我的车了,你回去吧。”
       “嗯,行,我回去了。”楼冠宁转身向回走,突然感到耳边有阵温热,一种不同于白天有些低哑却隐含着色 情声音在耳边响起。
        “要是我说昨晚我们俩真发生了点什么,你会怎么办呢。”

ps:十分抱歉上周由于清明节再加上考试乱七八糟的事情没有更文,感觉自己笔下的叶秋秋和楼少都有点黑化的迹象,不过每个人都有这样和那样的一面嘛,感觉这样才是活生生的人。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