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on

一个精分逗比慢热型写手,coser,学生狗,不定时更文,文风不定,三观略不正,懒癌早期。
偶尔会写一下乱七八糟的东西,轻微恶趣味,冷cp爱好者。

[原创微耽]镜与面具

⊙一个脑洞引出的不是严格意义上耽美的小短篇
(一)
他住在一个城堡里,自从他有记忆起他就一直住在那里,他是这个城堡的主人,因为他的城堡里只挂着他的画像。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哪里,自己从哪里来,城堡外面的世界怎么样,为什么自己不离开这个城堡,也从来不在意这些。
与他一同生活在这个城堡里的还有他的管家,一个从体型看上去和他年龄相仿的人,但那个人从来都是戴着面具,也从不说话,他有几次试图跟那个人交谈,但那个人一次也没理过他,所以他断定,那个人一定是又聋又哑,但那个人却总能在自己有任何需要的时候做好准备,即使他从未跟那个人说过一个字。这个城堡里除了那个人以外他没有见过第二个人,他认为是那个人让仆人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干活,毕竟他不喜欢身边有除了那个人以外的别人。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那个人还是每天戴着面具,一如既往的负责他的生活,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指挥着仆人打扫着房间。偶尔他也会觉得好奇,为什么那个人总是戴着面具,也想知道那个人面具下面的脸是什么样子的,不过他产生这种想法不过是一时之念罢了,过不了多久就忘记了。
那天他在图书馆读书,那本书讲了他从未听说过的一种东西——爱情,书上说:如果有个人无论什么时候你都在想着他,想了解他的全部...你就是爱上他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到卧室看了自己的日记,日期早已不清晰,但他一直在记着每天发生的事。他发现自己的日记除了自己的日常生活以外就是有关那个人的事,他想起自己一直想更深入的了解那个人,那么自己是否爱上那个人了呢?他从未感觉到苦恼这种东西,这使他有种奇怪的感觉,他不太喜欢这种感觉,心里有点闷,他决定到花园放松一下心情。
他从卧室径直走到花园,却发现那个人早已准备好下午茶在一旁等着他,他闷闷不乐的坐下喝茶,突然看到那个人,心想是不是看到那个人的脸一切就明了了呢,可是他又隐约感觉如果揭下面具他们之间有些东西就会改变。不知不觉,杯中的茶已经见底,他想了想,站起身来,伸手去揭那个人的面具,那个人却第一次对他做的事产生了反应,伸手勾住了他的下巴——

ps:这个源自于这个脑洞,大概三篇左右,虽然现在看起来有些混乱,但后来会慢慢明了哒\(≧▽≦)/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