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on

一个精分逗比慢热型写手,coser,学生狗,不定时更文,文风不定,三观略不正,懒癌早期。
偶尔会写一下乱七八糟的东西,轻微恶趣味,冷cp爱好者。

[原创]畸恋【中】

⊙不务正业系列
       愈到开学,她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她开始问他,会不会变心,会不会遇到别的人就不要自己了。他说,他永远不会变心,永远只爱她一个人,他会娶她,他对她的心意永远不会改变。
      开学以后,两个人就没发见面了,她依旧和他用网络联系,渐渐地,她发现有什么东西在改变。她给他发的消息不再无时无刻立即回复,他发现他的空间不再每天更新着他们的日期,她发现他在趁自己没上线的时候发一下信息然后在自己上线前删掉。她什么都没说,因为她相信着他,他会遵守承诺。后来她发现他回复自己越来越少了,有时间话说到一半人就不见了,他开玩笑地跟她说自己被绑架了。
      后来她看到他的空间发过来一条说说:好想去约 炮,她愣住了,她去问他什么意思。他说,自己去干什么那是他的自由,他知道自己该和谁一起结婚。她的心从小就渐渐扭曲了,幼儿园时收到的欺凌,小学时的欺骗与被迫,让她的心不再相信别人,但是遇到他,她却义无反顾地相信着他的话,尽管理智告诉她这是谎言,他其实在骗你,而且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她不相信自己的心,把自己的信念挂在了一个许久看不见只能通过网线来联系着的人的身上。就这样,她像犯贱一样依然联系着他,对他的每条动态都点赞,她一直在想他玩累了就会来找自己来吧,毕竟自己才是他的归宿。他偶尔回复着她的消息,却对自己的近况闭口不谈。
     每次聚会她都没去,其一是因为她没有时间,其二在她脑海里安慰自己的是,高中毕业前都不要见他这样才有惊喜感;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她怕他改变,变得陌生了,她怕他不再爱自己。高一的假期她想假期应该有更多的时间去联系他吧,她兴致勃勃的每天给他发消息,他偶尔回复一下,也只有一两个字。有一天早上她发了好多,他却一个字都没回复,晚上她收到他的回复:你觉得整天对着手机这样有意思吗?她看着屏幕,浑身一凉,脸上期待的笑容僵在脸上,她仔细把那句话读了十几遍,那几个字仿佛不认识了一样,她想追问他的有很多,但最终还是化为四个字:我知道了。
     那以后她的心好像开始死亡了,她已经每天翻看他的空间给他点赞,但她再也没有联系过他。一次她看到他看见发的说说:生病了好难受。下面是一群不认识的人的各种关心,她壮着胆子点开他,小心翼翼地问着他:病怎么样了?过了好久他回复:去看了。她看到消息,心嘭嘭直跳,马上回复:医生说怎么样?他回复:不怎么样。——那不怎么是怎么了啊,什么病啊。——绝症,没得治了。
    她愣住了,再一次,像她收到他的消息那次一样愣住了。她了解他,知道他的性格,他满嘴跑火车,在掩饰什么的时候就会说话,而这大概是他说过最大的谎吧。她想到他还联系自己的时候说过的话:我喜欢比我小的;学妹好多都挺和我心意的;我喜欢谁?我喜欢的人多了,我还喜欢邻居的姐姐呢......你觉得整天对着手机这样有意思吗?她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但她还是不死心,像在退潮时岸边濒临晒干的鱼,还奢望着被浪花冲会水中。她的意识仿佛已经分成两半,一半理智,一半疯狂;理智的告诉她不要再这样下去了,你也知道事实了为什么还有一直奢望,疯狂的告诉她要相信他他玩累了还会回来。她最后还是用了自己的办法,通过他身边的人了解他,他的高中同学告诉她,他没告诉过别人他有女朋友,而且到处勾搭。
     她明白了,但她还是不肯放弃他,她告诉他的朋友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他,她决定如果他什么都不说,就一直这样下去。渐渐的她习惯了,习惯了他的不理睬,习惯了等待,依旧天真地认为他心里有着自己,天真地认为他会回来找自己。
      最终她还是没等到他回来,她等到的是他的短信:我们谈谈吧。她再一次愣住了,像那两次一样,她想到了以前的种种,想了这么久的事总算明白了,她自嘲地笑笑回过短信:好。——我们这样也没什么意思,分了吧。本以为这是个艰难的一刻,在这一刻她居然连伤心都没有,好像心早已死了一样。——好。——我会补偿你的,是我欠你的。——随你的便吧。我们还是朋友吗?——嗯。
     收到短信以后她看着短信的交流记录,心里居然一点涟漪也没泛起,那自己是不是早就不爱他了呢?到底什么是爱呢,搞不懂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