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on

一个精分逗比慢热型写手,coser,学生狗,不定时更文,文风不定,三观略不正,懒癌早期。
偶尔会写一下乱七八糟的东西,轻微恶趣味,冷cp爱好者。

[原创]畸恋【下】

不务正业系列(短小的结局)
她开始放弃了以前的生活的方式,开始联系起身边的人,尽管这个过程很艰难,但她还是戴上面具逐渐融入群体,假装热情,假装开心,把自己伪装成个逗比一切都是那么真实,真实得她自己差点都相信。
     她和身边人增多了联系,梓橙依旧和她是搭档。偶然间她知道梓橙和斯文男生早就分手了,而且已经开始新的恋情。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愣了一下,然后又摇头苦笑,毕竟说放手的人是自己,又有什么权利让人家分手后等着你呢。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高中毕业了,她如愿考上了自己喜欢专业的大学。她在大学附近租了一个房子,一个人搬出去住,虽然只有自己但她并不觉得孤独。住在她隔壁的也是和她一个大学的一个男生,后来到学校报道的时候她才发现那个男生是她的同班同学,一个高高的帅气的阳光型男生。她感觉自己对那个阳光男孩有好感,但她看到那个男生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他。她性格男孩子气,两人又是邻居,所以就轻而易举地熟络起来了,阳光男生在班里有个好哥们,那个好哥们总拉着阳光男生去看那个刚刚从大学毕业的美女老师,不得不说那个美女老师长得是挺漂亮,让她看着都有点心动。她和阳光男生的哥们开玩笑说,阳光男生要是个女的自己早就去追他了。过了几天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遇到了阳光男生的哥们,他说阳光男生让他问她......食堂里过于嘈杂她什么都听不清,她让好哥们回去发信息告诉她。但到一周后的晚上她也没收到信息,也许是那个好哥们压根就忘了这件事。
     一次阳光男生连续三天都没去上课,也没回房间,她问阳光男生怎么了, 阳光男生说被绑架了,绑匪要他打游戏赢过他才能放他走,所以一时半会儿回不去。她看着这个回复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她笑了笑,果然男人都喜欢满嘴跑火车吗?她早已习惯了这种聊天方式,也跟着阳光男生胡扯,后来发现阳光男生发的一天消息:我可是喜欢帅气的gay。原来他是gay啊,本来以为每天阳光男生等自己一起会家,一起在食堂吃饭,总出现在自己的周围是对自己有兴趣,结果却是个gay,果然这个年头长得帅得都去搞基了吗?但她还是和他扯了一晚上淡。
      一切都是那么平静,后来她大学毕业了,在外面打工一半年后接手了店长的酒吧。在酒吧里她再次遇到了他,他还是帅气,但眼角已没有了当年的玩世不恭,而是带上了成熟的气息。她亲自过去问他需要喝点什么,他看起来不那么好,双唇微抿眉头上带着一丝
烦恼,他没看面前的人点了杯伏特加,她说好的稍等。她感觉自己的心漏了一拍,但立刻又恢复了正常,这些年来她也变了,剪掉了他以前喜欢的长发,打了耳钉,身上多了些朋克风的饰品,看起来像个男人。她偶尔和女生搞搞对象,然后分手,每次搞对象前她都会告诉对方,我不介意你除了我以外有其他的人,因为我不会喜欢一个人喜欢很长时间,当我们没感觉了就分手,如果能接受我们就交往吧。和她交往的女生都说她是个温柔的t,而且就算在她的酒吧里看到自己和别的人在一起也不会吃醋,和她在一起会感觉很幸福,但不会感觉自己被爱着。
      不一会酒倒好了,她亲自把酒放到他的桌子上,她坐在他的对面,他这才抬头看她,一开始他没认出来她是谁,微皱着眉头看着莫名坐在对面穿着酒保服看上去像男人的人。她笑着开口,第一次来吗?——嗯。——我是这里的店长,你可以叫我Beliel.——嗯。——这是这家店的名片,有时间可以介绍朋友来。说完她就转身回吧台了。他看着手中的名片,黑色底金色的字——回忆巷子。背面右下角小字——店长项空铭Beliel,熟人可打折哟。他看到这个名字想了一下也许是同名吧,世界怎么会有那么巧的时,记忆中的她长头发身上干干净净的人什么饰品都没有,虽然性格像男孩但长得很秀气,和那么店长看起来一点也不像。
     她给完他名片就后悔了,但她转念一想,也许他根本认不出自己吧,她笑了笑看向橱窗外面,夜还长,路上的人还不是很稀少。

ps:没错这就结局了,结局就是这样的。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