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on

一个精分逗比慢热型写手,coser,学生狗,不定时更文,文风不定,三观略不正,懒癌早期。
偶尔会写一下乱七八糟的东西,轻微恶趣味,冷cp爱好者。

【楼秋】我不玩荣耀,我不是叶秋!

⊙现在大概是叶修 做国 家队领队半年后。。。楼少:我对他只是兄弟情...是的吧?
21
楼冠宁脑子里混混僵僵地不知道想着什么,连自己带着叶秋在走廊里绕了好半天也没发现。“那个...冠宁,我们是不是要去休息来着?”叶秋虽然觉得这样的楼冠宁很可爱但是被太多人围观就不太好了,就比如——从屋子里探出头悄悄拍照的那些人。“啊...对对对我们去休息室吧。”七拐八拐终于把叶秋带到休息室,楼冠宁甩甩脑袋试图驱除脑子里奇怪的想法。“你喝点什么吗?咖啡可以吗?”楼冠宁朝着叶秋扬了扬手里的纸杯,叶秋点点头,“可以。”楼冠宁拿过纸杯倒了杯咖啡递给叶秋,兀自坐在沙发上,叶秋拿着咖啡站在窗边吹风,两人之间没有人说话,顿时气氛有些尴尬。
“...你荣耀好像打得还不错,怎么没一直玩呢?”楼冠宁最先打破了沉默,想着刚才看见叶秋的操作蛮娴熟的,但等级却还停留在一年 前的满级状态,不禁感觉有点奇怪。叶秋转过身来坐在楼冠宁对面的沙发上把 玩着手里的纸杯思索了一会,“去年公 司在转型期有点忙,所以没什么时间玩。另外不太习惯找代练,总感觉这样就没有自己练到满级的成就感。”“诶?之前的满级是你自己练到?”楼冠宁感觉有些惊讶,他不是没有自己练过满级,一开始玩的时候自己也亲手练过几个满级账号,后期的时候他都是找代练把等级刷满,毕竟练号还是需要一定精力的,受到工作的限 制也没什么时间去练。“那你怎么没跟叶神一起打荣耀呢?毕竟你们是兄弟,而且玩得都还不错的...”楼冠宁问出这句话看着叶秋一愣暗叫不好,感觉自己问了一些不该问的问题,“啊...抱歉,我只是有些好奇,如果不方便说就当我没问。”“没什么。我们兄弟两人还是需要有一个人去继承公 司的,如果我一边打游戏一边处理公 司的事物这种半吊子的态度很容易出错的。”“半吊子的态度?难道阿秋你也觉得打游戏算不务正业?”虽说自从楼冠宁组成战队以后很多人说他不务正业,但他始终没放在心上,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叶秋口 中说的半吊子让他有些情绪紊乱,也不知道让他感觉有些生气的是叶秋对自己说的话还是自己对叶秋隐约有些特殊的态度。“没啊,我只不过站在这个全职总裁的立场上来讲,毕竟玩游戏也是蛮废精力的。在我自己看来,要做到一边处理好公 司的事物一边玩好游戏,从某种角度上来讲也是蛮令人钦佩的。”听到叶秋并不是否定自己的话语内心送了一口气,但莫名的情绪还是没有消失,皱着眉头端起纸杯灌自己一肚子咖啡和叶秋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丝毫没有察觉叶秋看出自己心不在焉而有些不满的样子。
“滴滴——”休息室的钟表每到整点半点都会发出声响来提示大概时间,楼冠宁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发了好长时间的呆,有些歉意地看向叶秋,“不好意思啊,刚刚有点走神。”“没什么,”叶秋笑笑仿佛刚才露 出过不满情绪的人不是自己一样,“一会你好要训练吗?”“一会没什么集体训练,都是自愿的了,”楼冠宁抬头看眼表——十二点三十一,正好是在饭点,“都这个时间了阿秋要不要来和我们一起吃饭,我请客。”“好啊,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叶秋跟着楼冠宁身后微微皱眉,暗自猜想对方到底因为什么一直心不在焉的,虽说对方这样显得很乖 巧,但作为被忽视的主人公叶秋心里还是有些不爽。
“到了,这虽然说是义斩的食堂但味道不必那些大饭店差。”“那是冠宁你把那些厨师挖过来了吧,我看那个厨师有点眼熟啊,好像是以前我公 司旗下的一个饭店里的主厨吧。”叶秋点好自己要的菜,看着食堂里有些忙碌的工作人员靠在窗口的边沿上右手食指一下一下的轻敲着桌面,也没忘记打趣楼冠宁。“嘿嘿,主要是他们要求的,说是做得不好吃感觉提不起劲来。”感觉自己吃货的身份要被 拆穿楼冠宁有些尴尬地用手指蹭蹭鼻子毫不犹豫地把队友拿出来当挡箭牌。叶秋似笑非笑地瞥了楼冠宁一眼仿佛没有看到对方有些窘迫的样子,专心站在窗口前等菜。楼冠宁看着叶秋的侧脸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于是食堂大师傅在把才盛好了端上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么一副诡异的画面——自己的现任老板一脸深情(?)地看着自己前任老板的侧脸,而这个前任老板还有个更另自己感到尴尬的身份...“Jam好久不见啊。”看着穿着厨师服对着自己发呆的人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发小又开始不知道脑补什么了,是的这个厨师——叶秋旗下饭店的前主厨是叶秋的发小。虽然Jam家也是世家但作为家里五个孩子的老幺 Jam的任务明显没有其他世家子弟那么重,他大学毕业以后索性做了自己喜欢的工作,阴差阳错之下尽了叶秋旗下的饭店,并通 过自己的实力当上了主厨。
“啊哈哈哈,叶少,是挺长时间没见了,你最近公 司好像挺忙,哥几个前两天还说你念叨。”叶秋平日里一副温文尔雅的少爷模样,所以他朋友私底下也叫他叶少。“哟呵,说我什么了?”“说你厉害啊,我们这几个基本都是在公 司挂名划水,哪有想你这样亲力亲为的啊。”“又不是我想亲力亲为,为势所迫啊,我又不像你们都要个什么靠谱的哥 哥姐姐什么的。”想起自家哥 哥叶秋除了无奈就是无奈。“那等你改天有时间叫上哥几个一块聚聚呗,小杰还说有点想你呢。”Jam说完向叶秋有些暧昧的挤挤眼睛,叶秋的性取向他们几个都清楚,小杰是一家会所里的服 务生,人漂亮又不矫情,所以叶秋和他保持过一段时间的关系。但现在叶秋却觉得无奈极了,对于自己发小还不清楚情况就嘴里乱开火车已经见怪不怪了,但这样坑队友还真是第一次。“不说我了,你怎么来这当厨师了?”叶秋一直不太难理解自己这个发小,以他家的条件随便开个饭店玩玩不是问题,而且他做菜也特别好,完全可以在自己家的饭店坐镇当主厨,但这家伙就不,偏偏去饭店应聘主厨,还不去有名的饭店而是那些没什么名气或者刚开不久的高档饭店,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看着饭店因为自己做的菜变得景气很有成就感。“这还要从你之前那个饭店说起,之前自己在饭店试做的一道秘制菜被错上到小楼桌上,小楼吃完就要见我,一开始给我吓坏了,还以为是太难吃了呢。结果小楼当场说要应聘我,这我哪能答应啊,叶少你说我俩多少年的交情啊,我哪能说走就走啊。但在和小楼聊会天以后发现他在美食方面有很大的造诣,我和他简直一见如故,下班以后他拉着我去喝酒,结果我有点喝醉了然后就一个冲动就答应了。”叶秋无奈地扶额,转头才想起自己是和楼冠宁一起过来的,看着楼冠宁脸上的笑容莫名的感觉有点低气压。楼冠宁看着这个喋喋不休的主厨,第一次怀疑自己聘他是不是个错误,深吸一口气露 出完美的公式化笑容,“Jam先让我们吃饭好吗?阿秋可能饿了。”Jam感觉老板的脸色有些不太好,但看着这个笑容摇摇脑袋大概是自己想多了。“哦哦哦,对了我都把这是忘了,你们是来吃饭来着。我先去忙了,你们吃着。”
服 务生把后 台的才端过来Jam转身往厨房走的时候才想起一件事,刚刚现任老板管叶少叫阿秋!这个称呼好像从没有从除了叶父叶母以为的人口 中叫出来过,在联想到老板不太好的脸色和自己之前说的话,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又做了些蠢事,发小会不会嫌弃自己啊......

ps:时隔好久的更文,感觉之前的太虐三观太不正了,立志只写小甜饼的我是不会这么做的,所以就把之前的思路pass掉了,然后现在就有些卡文......突然好后悔设定直男楼少啊,感觉直掰弯有点难弄啊...这章大概就是楼少踏进新世界大门的阶梯,虽然可能有点逻辑上的不通和各种bug但也只能这样了orz,Jam是个引起楼少内心对叶秋秋关系的导火索(虽然感觉这个人的设定就是个bug),最后还是感谢那些还留在这个坑的人们。
          bug可能实在太多所以求不嫌弃...

评论

热度(22)